首頁 > 都市現言 > 帝國總裁的天價逃妻 >

第8章 但凡是打上我墨厲城的烙印

第8章 但凡是打上我墨厲城的烙印

帝國總裁的天價逃妻| 作者:邵言| 發表時間: 2024-06-03 14:44:44

“謝謝你……”

良久,池安夏才平複好情緒,低垂著扇形的眼睫說道:“我知道你剛纔是因為想維護我的自尊,才那麼說的,不過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因為這件事纏著你的。”

感情上,池安夏拎得清。

也許她和薄邵言這場婚姻本來就是一場錯誤,不如早點結束。

可是她也不是可憐到,要哀求一個幾乎完全陌生的男人為自己荒唐的那一晚負責。

然而墨厲城濃密修長的劍眉卻驀地一蹙,非常認真地說道:“我剛纔不是開玩笑,你可以考慮和他離婚以後嫁給我。”

池安夏有些震驚,扭過臉去錯愕地看著他,卻說:“你不是開玩笑,可是對於我來說,隻能當玩笑聽聽。”

她話音剛落,男人便立刻傾身俯過來,大手穿過她烏黑的髮絲扣住她的後腦勺,俊臉也一下拉近。

四目相對,距離近到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然後便聽見男人充滿霸道和狂妄的語氣說道:“池安夏,我不許你當玩笑聽!但凡是打上我墨厲城的烙印,我都不允許第二個人再碰!”

“嗬……”池安夏嗤笑。

這世界上還有這樣純情的男人嗎?

居然隻是胡亂睡了一夜,就要和她以後也糾纏捆綁在一起嗎?

還是說,他能從她身上得到什麼利益,可是顯然她現在隻是池家並不受待見的一個女兒而已。

不過又想到,她現在名聲狼藉,恐怕就算和薄邵言離婚,想必整個北城也無人敢娶了。

於是她語氣低婉地回答他:“好,那我考慮考慮,考慮好了給你答覆。”

“我的耐心有限,希望你不要考慮時間不要太長。”

“那明天好了,明天這個時候,我給你答覆。”

墨厲城聽了,似乎還算滿意這樣的答案,低頭就吻了上來。

池安夏想要反抗,可是後腦勺被這男人的大手扣得死死的,隻好緊閉牙關被動地任由他在自己嘴唇上恣意妄為。

這個吻卻比她預料的要長,一直吻到她都有些喘不過氣來,墨厲城才放開她。

池安夏被放開的一瞬間,身體好像是失去了支撐,一下就跌回到了病床上。

隨後便聽見墨厲城醇厚磁性的嗓音響在頭頂上方:“那你早點休息吧,我明天這個時間再來看你。”

她冇有回答,眼睜睜地看著男人高大而冷漠的身影,優雅地轉身離開了病房。

忽然清淨下來的病房,池安夏卻再也忍不住心裡的悲傷,大顆大顆的眼淚瞬間就滾落下來。

這一天就好像是在做夢一樣,可惜全都是噩夢。

然而這場噩夢到什麼時候纔會醒?

第二天。

池安夏睡得還迷迷糊糊的時候,就聽見一陣刺耳的手機鈴聲。

她下意識地伸手去抓那個摔掉後蓋的手機,就放在耳邊接聽,卻聽到好朋友林筱筱著急的聲音說道:“夏夏,你現在在哪?你快點去第一醫院吧,你媽媽快不行了!”

還有些渾渾噩噩的池安夏立刻驚醒過來,“筱筱,我媽媽怎麼了?她昨天不是好好的嗎?”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