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第一豪門棄少

第一豪門棄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沈浪
  • 更新時間:2024-06-19 21:57:41
第一豪門棄少

簡介:“少爺,萬億資產已經轉入您的名下,請查收!” 隱忍蟄伏四年,女友拋棄,兄弟背叛,富少羞辱,終於熬到家族禁令解除 第一家族繼承人逆天崛起,王者歸來 他日之辱,必將十倍奉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沈浪就站在門外,聽得清清楚楚。

冇想到,周子豪並不罷休,還要派人設套來搞他。

“幼稚!”

沈浪麵色冷峻,推門而入。

包廂內,陳傑、張超等人,抽著煙,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喲!外賣小哥來了!”

“外賣小哥,今天送出去幾單啊?”

“換新衣服了呢,世界奇聞哈哈!”

說話最噁心最難聽的,是陳傑和張超。

至於班級的其他同學,則是一言不發,埋頭玩手機。

雖然他們與沈浪無仇無怨,但打心眼裡兒也瞧不起沈浪。

當然,最主要是沈浪太窮。

況且今天由周子豪買單,這便宜不占白不占,幾乎無人站出來替沈浪說話。

沈浪嘴角掛著一抹冷笑。

嗬嗬,這四年來,所遭受的冷嘲熱諷還少嗎?

“陳傑,膝蓋還疼嗎?今天上午你對我那一跪,舒服嗎?”沈浪望向這條周子豪養的狗。

一提這事,陳傑就覺得邪乎,上午不知道怎麼了就突然給沈浪下跪了。

“你管得著嗎?窮狗!”陳傑白了沈浪一眼,然後舉起酒杯:“各位兄弟,好哥們兒,馬上就要實習了,下麵我來宣佈一件事,我將擔任隆盛五星酒店的大堂經理,兄弟們去了可以給優惠!”

此時陳傑,可謂是牛氣十足,無比嘚瑟。

隨後,很多男同學,也都舉起酒杯吹捧。

“陳哥牛批,年少有為!”

“周少講義氣,陳哥真幸運!”

“好兄弟乾一杯,今生今世永不悔!”

瞬間,氣氛變了,都談起了兄弟義氣。

這幅畫麵似曾相識,當初一起窮的日子,沈浪和陳傑喝著廉價啤酒,唱著兄弟歌。

酒薄,情誼卻濃。

可現在,真是十足的諷刺!

大約過了一小時,眾人火鍋吃完,酒也喝完。

一算賬,每個人需要拿一千塊錢。

陳傑和張超都陰險的看向沈浪。

沈浪此時麵色冷靜,淡淡道:“我去趟洗手間。”

當沈浪剛離開房間,大家就議論起來。

“你說沈浪不會逃單吧?”

“借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你看他平時多麼慫!”

“他看到每人出一千塊臉都嚇白了,估計這會兒去洗手間打電話借錢了吧!”

這時,服務員送來兩盤果盤,點名要送給陳傑和張超。

“請問誰是陳傑先生和張超先生?”服務員問。

陳傑往盤子裡瞟了一眼,裡麵都是昂貴的水果,果肉誘人,一看就很新鮮。

“我冇叫果盤啊。”陳傑疑惑的問。

“老闆說你倆是他的好兄弟,於是免費送你倆的。”服務員說。

陳傑喝點逼酒整個人都飄了,根本冇往其他地方想。

見到是北方罕見的熱帶稀缺水果,正好可以用來醒酒。

“看見冇,跟著周少絕對冇錯,這可是全市最火爆的火鍋店啊,老闆都親自送果盤,這待遇絕對可以吧!”陳傑嘚瑟道。

“看來周少與這家火鍋店的老闆認識,這麵子真是給足了!”張超也美滋滋的笑。

陳傑和張超,像是冇吃過熱帶水果一樣,生怕彆人搶了去,倆人張開大嘴,就一掃而空。

而此時,卻還不見沈浪回來。

“沈浪這條窮狗不會真逃單了吧?”陳傑察覺出來不對勁。

等了二十分鐘,見沈浪依舊未回,陳傑罵道:“沈浪這貨還真特麼敢逃單!”

“陳哥,這下更好了,如果讓全校都知道他吃飯不給錢,能讓他的名聲一臭到底!”張超陰險的笑道。

隨後,房間響起這兩人的賤笑,其他人則是暗呼陳傑和張超的做法實在太損了。

當一眾人來到樓下結賬,陳傑對前台說:“喂,美女,有個人逃單了,你報警吧。”

然而,前台卻是輕輕搖頭,“冇有人逃單啊,錢剛剛好。”

“怎麼可能!”陳傑不解的問:“難道沈浪已經付錢走人了?”

而這時,前台卻笑道:“先生你可真會開玩笑,我家大老闆在自家火鍋店用餐還需要付錢嗎?”

眾人都麵露震驚之色。

沈浪這個大學裡的窮**絲,是這家全市最火火鍋店的老闆?

陳傑的反應最為激烈:“你說什麼?沈浪是你們老闆?”

服務員回答:“我哪裡清楚,他是背後最大股東,身份很隱秘的,是我們經理剛纔來過特意囑咐了,大老闆沈浪先生正在本店用餐。”

陳傑終於鬆了口氣,心中暗暗想道:“看來是重名啊,是場烏龍,沈浪這種窮三代,怎麼可能會是這家火鍋店的大股東!”

冇能坑了沈浪,陳傑和張超很氣。

而這兩人坐上回學校的出租車後,同車的同學和出租車司機可遭殃了。

這倆貨竄稀,把出租車搞得臭氣熏天,烏煙瘴氣。

“師傅師傅快停車,去了去了我要去了!”

“臥槽不就吃了一盤果盤麼,比洗腸還特麼狠!”

而此時,沈浪已經駕駛軒尼詩毒蛇,回到學校。

等到第二天早上才知道,陳傑和張超進醫院了。

可把醫院的醫護人員給弄自閉了,這就是倆生化武器,把病房搞得臭氣熏天。

由於張超吃的最多,他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身體拉虛到極點。

看到訊息,沈浪淡淡一笑。

“好久冇用下瀉的藥方了,大戟、甘遂、芫花、商路、牽牛花、巴豆這幾味藥都用過量了,不過還是便宜了陳傑,下次我必讓他生不如死!”

沈浪吃過早餐,便來到醫學係教學樓。

今天有中醫課,是平安市知名教授郝立冬的課,勉為其難去簽個到。

他打小就熟讀各種中醫典籍,還得到華夏第一女神醫趙靈樞真傳,實在厭倦了中醫課。

這四年來,裝窮裝傻裝孫子,明明自己啥都懂,還要裝作天真無知的樣子,真的好累啊!

“唉!想起趙靈樞師父,四年不見,有點想唸了,在駐顏術的保持下,靈樞師父應該還是那麼年輕漂亮,胸脯還是那麼的……”

“沈浪!想什麼呢,起來回答一下中了蛇毒,清血的方法是什麼!”見到沈浪開小差,郝立東教授臉色嚴肅。

但他很快便搖了搖頭:“算了算了,這個問題不在教材範圍內,恐怕連成績最好的同學都不會,還是提問你一個簡單點的問題吧。”

郝教授認為沈浪每堂課都心不在焉,這個問題實在太有難度,因為這是他最近研究的項目,準備拿去參加省裡的中醫學術研討會,剛纔隨口提了出來。

然而,這時沈浪卻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郝教授,這個問題真的很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