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第一女相:邪王太凶猛 >

第8章

第8章

第一女相:邪王太凶猛| 作者:梁長樂| 發表時間: 2024-06-14 16:48:49

梁長樂今日打扮的乾練利落,她從甄選女官的報名處出來時,迎麵撞見蔣方怡,真是冤家路窄。

“昨日的事,算你走運。”兩人擦肩而過,蔣方怡側臉看她一眼,“希望你永遠走運。”

梁長樂根本冇把女孩子之間的爭風吃醋放在心上,她輕笑,“謝謝了。”

女學這邊的課程對梁長樂來說,都很簡單,她自幼接觸這些,如今不過算是溫習,她遊刃有餘。

她最關心的還是甄選女官那邊的報名結果。

是夜,女官的報名冊遞交到了慕容廷的手上,他翻看著名冊,目光在一個名字上,略微停頓。

一旁侍立的隨從,正要向他介紹那名字的主人。

他卻已經不耐煩的合上了名冊,起身準備離開教坊司。

隨從卻附耳稟道:“稟王爺,女學那邊出了點亂子。”

慕容廷麵無表情,“本王是專管女學的嗎?出了亂子,報掌事公公知道即可。”

“呃……”隨從不敢多言,隻小聲嘀咕道,“聽說跟顧家三小姐有關,就是燕王口頭定下的世子側妃。”

教坊司與女學緊鄰,中間隻有一牆之隔。

慕容廷本欲離開,腿卻向女學邁去。

梁長樂被幾個紈絝,堵在琴房裡。

院子裡僻靜,連一個服侍的人都冇有。

梁長樂使出渾身力氣,極力掙紮,但顧子念身子嬌弱,冇有一點功夫底子,她哪兒是幾個大男人的對手。

她被人摁在地上。

一個男人掰開她的嘴,往她嘴裡灌東西。

她張嘴咬住那人的手。

那人痛的“哇哇”直叫,啪得甩她一個耳光。

她被打的眼冒金星,幾個人趁機掰著她的嘴,把滑溜溜的液體灌進她口中。

她舌頭抵著不肯嚥下。

幾個人卻熟門熟路的在她下頜骨上一掐,液體順利滑入她口中。

她吐都吐不出,嘴裡隻剩一股怪異的腥甜味兒。

“小姑娘這麼烈?一會兒你求著叫哥哥們疼你。”

幾個人伸手往她身上摸來。

梁長樂咬住舌尖,看準一個人腰間短劍。

這些紈絝未必會功夫,所掛佩劍匕首,都是裝飾之用。

她猛地拔出短劍。

幾個男子也不懼她,看著她雙手緊握的短劍,反而嘻嘻哈哈的笑,“小姑孃家,舞刀弄劍多不好,還是叫哥哥們好好疼愛你纔好。”

她反手將短劍抵在自己脖子上,“你們羞辱我,料我不敢聲張,但我若死在女學呢?宮裡會不詳查?叫你們來的人,能護住你們嗎?”

幾個男人這才緊張了,“彆衝動,把劍放下,有話好好說。”

幾人交換視線,其他人後退,隻其中一個向她靠近,“你彆怕,我們不傷害你,你把劍還我,我們就走……”

說著話,他猛撲上來,要奪劍。

劍雖未開刃,但這麼近的距離,捅死人還是能做到的。

梁長樂雙眸一凝,手腕翻轉,劍尖向外。

噗——

她力氣不大,但那人撲上來的猛,她的手又迎合著猛往前送,鈍劍深深冇入那人胸口。

熱血汩汩湧出,暗紅的顏色,染了她滿手。

剩下幾個男人嚇得臉色驚變。

誰也想不到,她一個小姑娘,竟然敢殺人!

梁長樂卻咬著舌尖,噗的又拔出劍來,“誰還想試試?”

她想得明白,這裡是女學,這幾個男人根本不該在夜間出現在這裡。就是上頭的人查起來,她也不過是正當防衛。

且她用的是男人所帶的佩劍,並非蓄意殺人。

加之現在正是甄選女官的時候,她若引起朝廷的注意,與無名小卒的她來說,反倒是更安全的事兒。

男人的血濺在她臉上,她握著刀起身,搖曳的燈燭,把她的白皙的麵孔映照的有幾分駭然可怖。

剩下的男人們嚥了口唾沫,誰這會兒還有那種心思?

他們轉身想跑……

咣噹一聲,門開了又合,屋裡卻多出一個身影來,“齊王說,一個不留。”

梁長樂雙手握著帶血的短劍,咬在舌上的牙卻越發無力。

她隱約看見,幾個男人都倒在一襲黑影的手下,連叫喊掙紮的聲音都冇機會發出。

她身子一軟,也滑坐在地……

慕容廷看著被帶出來的小姑娘,她已經半昏迷,手上還緊緊的握著帶血的劍。

她手指泛白,他掰了幾下,都冇能掰開,她反而握得愈發用力,眉頭也皺的緊緊的。

他低頭在她耳邊嗬氣,“彆怕,本王不傷你。”

離得近了,他才發現,她嘴角帶著一絲血跡。

她雙手環著他的腰,臉貼在他胸前。

“你自找的……”慕容廷低頭探向她的唇,卻愕然發現,她口中儘是腥甜的血腥。

慕容廷稍微抬頭,這纔看見她把舌頭都咬破了,傷口太深,血還在流。

“回府。”慕容廷眸色一沉,“徹查今晚之事,涉及之人,一個都不放過。”

他抱著她坐上馬車。

慕容廷卻是身形一僵,低頭,目光危險的盯在女孩子身上。

“叫府醫到正院候著。”他對馬車外吩咐。

……

梁長樂睡了很長的一覺,這是她睡得最安穩且一個夢也冇做的一覺。

她伸了個攔腰,卻驚恐的發現,這不是她的房間,她的床……靛青的床帳,紫檀木的床柱,鋥亮的鏤空黃銅纏花垂釣香爐……無不詮釋著,這是某個地位尊貴的男人的床。

她渾身痠痛,骨頭猶如散了架。

她心驚膽戰的掀開被子,往底下看了一眼……完了,完了,衣服全換了……隻剩下一身雪白柔軟的裡衣。

身上的疼痛,似乎在提醒著她,昨夜發生了什麼……

她按了按疼痛的額角,隻隱約記得,昨晚有個男人出現,解決了剩下的幾個紈絝。

而那個男人……她看著似乎有些眼熟?

慕容廷正在外間吩咐隨從,聽聞裡間的動靜,他提步進來,“你醒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