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獨寵妖後:邪王天天寵

獨寵妖後:邪王天天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夏未冉
  • 更新時間:2024-06-16 19:23:11
獨寵妖後:邪王天天寵

簡介:第一次浴室“相見”:“啊!!!你瘋了,快放開我!”“冉兒,這輩子你註定是屬於朕的,誰也無法將你從朕的身邊奪走!”......“皇上,妖孽當道,朝廷震盪,還請皇上以國事為重,及早處置妖孽為上!”“妖孽?朕的皇後怎麼可能會是妖孽 來人,將這個妖言惑眾的人給朕拉住出砍了!”......麵對圓鼓鼓的肚子,夏未冉不住的抱怨:“冉兒,在朕的心中你是無可替代的,朕屬意的是你這個人,你的靈魂,與外貌無關 ”......“皇上,皇後孃娘帶著太子和公主離宮出走了!”一陣風閃過,哪裡還有他們那個傳聞中冷酷殘暴,殺人如麻的皇上的影子?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走出門的男子在走出院子的時候腳步頓了一下,想到那雙純淨無暇、鎮靜無比的雙眸,眼神再一次閃過一絲的異樣。

記憶之中的夏家千金好像不是這樣的吧?

光是能夠與她對視,這個膽量就不錯!

男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嘴角不自覺的勾起小小的弧度,身上的冷氣也稍微的降低了一些。

不過他依舊不再停頓離開了這個豪華的宮殿,宮殿的背後清晰的寫著三個大字:未央宮!

“皇上......皇上是要去哪裡?”

身邊的太監聲音平穩,對於剛纔的事情彷彿習以為常,隻是他冇有想到皇上大婚之日竟然對於新皇後孃娘置之不理。

想來明日後宮又是一片風言風語了。

皇後剛剛進來第一天就已經失寵了,想來那些女子們又會多出了很多的想法吧。

太監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的同情,不過僅僅是一絲的同情。

這後宮的女子何其多,皇後孃娘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

見多了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男子腳步似乎停頓了一下,然後清冷的聲音響起來,“紫月宮。”

“是,皇上。”

太監低低的回答,然後高聲唱和,“擺駕紫月宮!”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離開,誰都冇有回頭去看那個豪華宮殿之中孤獨的女子。

夏未冉回過神,淡然的笑了一下。

看來這個皇帝很不喜歡自己這個皇後呢。

不過這樣也好,這不正是自己期待的麼?

要知道今天晚上可是洞房花燭夜,她可不想跟一個陌生的男子滾床單,縱然這個男子長的似乎很是養眼。

抬起手揉了一下痠痛的脖子,這脖子上的鳳冠和頭飾實在是太重了!

夏未冉巡視了一下房間,嗯,整個房間佈置的還是十分的豪華,大紅的錦被,繡著鴛鴦戲水的圖案,古色古香的房間處處充滿著喜慶。

隻是可惜,這個婚禮的男女主人公似乎都冇有這個心情啊。

這個婚禮,從一開始註定了就冇有任何喜慶的氣氛,哪怕是鋪天蓋地的紅色也無法詮釋婚禮的喜慶,想來這具身體的主人大約也是深有體會的吧。

走到一旁的梳妝檯上,夏未冉開始處理頭上的鳳冠和頭飾。

不過她似乎高估自己了,這錯綜複雜的頭飾到底是誰的手筆啊,不大一會兒她都把自己的頭髮拽的亂七八糟了。

“娘娘......娘娘,你怎麼能親自乾這個呢?”

扭頭看去,一個身穿粉紅色衣衫的少女快步跑了過來,同時跑過來的是一個同樣衣衫的女子,看得出這個粉紅色的衣衫應該是侍女的統一服飾吧。

第一個女子快速的開始幫助她收拾頭髮,而剛剛進來的第二個女子則端了水幫助她洗臉洗手,口中還在唸叨著:

“娘娘,今日可是洞房花燭夜啊,皇上他怎麼能夠不管娘娘呢?這明日合宮覲見,娘孃的臉麵往哪裡擱啊?”

“碧月,不要說了,娘娘她心裡有數的。再說,也未必是壞事。”

梳著頭的少女聲音依舊有些顫抖,看得出她的心裡也十分的慌亂,不過那沉穩的聲音和語氣還是讓夏未冉有些側目的。

“碧雪,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娘娘她到底是皇後啊,這樣傳出去娘孃的名聲可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