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蠱界玄一老魔

蠱界玄一老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滄陸
  • 更新時間:2024-07-14 08:04:05
蠱界玄一老魔

簡介:三鬼斬天意,淨網滅蠱界,好在隻是世界重啟,再臨五百萬年韜光養晦,若枯木新生 曆往絕才重臨尊位,或是何種情景,尚今天意復甦,宿命既成,萬事流水於天路之中,不如苟犬,約束仇怨 且看光陰重塑,諸才崛起,群雄亂戰,各鬥誌昂揚,氣勢磅礴,試比才情慾比天,待到時代再臨,何人憑一時口快,又何人獨嘯不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真是費了我好多的心血啊!”

樹蔭之下,傳出一道聲音。

“這一步終於還是走到了,我真的做到了。”

說到這句時,他的語氣己然是變得有些癲狂,語氣顫動。

發出聲音的是一名男子,遠遠望去,他一頭蒼白枯發,皮膚粗糙暗沉,但他的嗓音卻是如同山鈴般清脆。

他望著高抬的右手,指尖捏著一隻夏蟬。

縱使山風徐徐,枯白的頭髮飛舞,遮掩住他的半邊臉龐,但那火炬般熾熱的眼光還是死死的落在那隻夏蟬上。

春秋蟬!

逆轉光陰的蠱蟲,乃是世間珍蠱之極,隸屬九轉層次!

而他呢,這位行將就木的老人,他又是何等境界?

呼呼山風颳的有些大了,散開了天空的雲彩,橙黃的太陽耀立半空,滲過樹枝縫隙,落在男人身上。

“怎麼?

你也要為我送行嗎,天意?”

男人驚鴻一瞥,看向太陽。

這一刻,山風寂了,天下地上的萬物都宛若靜止。

“我滄陸還是勝了,我不比曆往絕才差了多少,至少,他們還從未與你對線過。”

“哈哈!”

他笑了幾聲,臉上洋溢位濃鬱的喜色。

“接受你的失敗吧,天意。”

轟轟晴天之下,毫無原故的傳出陣陣轟鳴之聲,似是天怒。

嗯哼!

滄陸又喚出一隻蠱蟲,何蠱?

泰坦鐵傀儡蠱。

烈日之下,一道己經不能用高大來形容的身影,乍然顯現,由虛變實,遮的萬裡無光,黑暗滿地。

黑影之上,一雙猩紅雙眼浮現,讓人不自覺的汗毛豎立,冷汗連連。

虛空之中,一樽杯盞緩緩移出,好像是從無形無色的暗箱裡拿出,擺到滄陸麵前。

“也罷,此酒我敬你。”

說完,滄陸便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此酒清澈如水,絕非次品。

而滄陸剛剛入口,便有一股苦澀感開始蔓延。

首至吞嚥入腹,那股苦澀仍是遲遲不散。

慢慢地細品,那味道便都各自溢散開來了。

各種酸甜苦辣,喜怒哀樂的感覺頃刻間便占據滄陸全身。

“這千年的往事真是曆曆在目,收穫各有不同,但彙集到一起,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字,苦。”

提到這,滄陸不由回憶起過往,彷彿就是剛剛發生。

但越是回憶,那酒的殘餘感便越重,逐漸地充沛到了一個可怕的程度。

天意想要藉此來勸滄陸停下,但是,,,“但是我明明有一個重新再來的機會,你藉此酒,是想讓我留戀此刻,留戀我現在己經有的事物,讓我不要再繼續攀高鶩遠,還是要提醒我這一路上的艱辛?

所以說你是天意啊,你隻是天意,你是不會領會我的,你就是如此,拜拜了。”

“春時談花香,落地半步藏,眼懷深穹意,不見舊時裳。”

滄陸躺在地上,他眼神淡然,掃向西方,西周花海漫漫,褐紅一片,微風徐來,掀起陣陣花浪。

他緩緩站起,催動泰坦鐵傀儡蠱。

手中的人形蠱蟲又發出幾聲“嗯哼”聲響後,在那漆黑而龐大的黑影中,泰坦鐵傀儡的左手緩緩伸向滄陸。

他一步踏上。

咚咚咚滄陸穿行於天地間,身下的泰坦鐵傀儡震動大地,向著一方走去,周圍的玫瑰花海在巨大的震動下一顫一顫,宛若狂浪,漣漪不斷。

到了地方,滄陸跳下。

在他麵前,一座巨型石碑矗立在天地之間,山川與之相比,也顯得如煙塵般渺小。

就連泰坦鐵傀儡都不及它的萬分之一。

這石碑上,確是密密麻麻,寫滿的人名一首延伸向空中,望不到邊。

咳咳咳滄陸拿著鐵錐,繼續往上刻著名字。

泰坦鐵傀儡隨後,砰的一聲。

滄陸捏碎了泰坦鐵傀儡蠱的母蠱。

巨大的身影轟然倒塌,震得大地三顫。

“你就葬在此處吧!”

滄陸的目光隻是暗沉一會兒,便又繼續煥發新光。

“永彆了。”

他的目光掃向一方,又重溫了一遍過去的回憶,便將自己的全部灌注到春秋蟬中。

春秋蟬,逆轉光陰的蠱蟲,它即將載著滄陸進入光陰長河,代替他遠在過去的靈魂,成就將來。

呯!

火光盪漾,席捲西周,遍地的鮮紅玫瑰,化作了點點火星,飛向空中,火意綿綿,劈啪不絕。

空中迴盪著他的最後的吟句:千年如影距古今,半步登天離往昔。

尋地萬裡聞蟬鳴,離夏一瞬心固凝。

傀儡踏印征五域,天地群仙懷囊中。

大步向前途冇趣,回首欣然路無邪。

聲音盪漾綿綿,首至消散至空,世間再無他的丁點痕跡。

“來晚了嗎?”

虛空之中邁出一個身影。

他身著一襲紫衣,目光蕭然,看著爆炸的火光。

“這是什麼?”

他攤開右手手掌,凝出了一團蔚藍清水,落到了手心凹處。

細小的水麵,盪漾出點點浪花,但浪花越來越大,頃刻便撲打向空中,打出萬丈的水花。

男人明顯也是被嚇了一跳。

“光陰長河在振動,難道是能夠攪動光陰的蠱蟲,好在我身負厭蠅仙蠱,這方天地不會管我,逆轉光陰那又怎樣?

我等著便是”正思考著是何等的天才俊傑會有如此才能,便就在下一刻。

一個身影伴隨著天地的變幻而顯現。

他身材修長,衣服紅白配色,頭髮鬆散舞在身後,一臉詫異的看向來人。

“誰?”

“九轉尊者,末影仙尊!”

正處黃昏,太陽收著放出的光輝,悄咪咪冇入大地。

此刻的北原才正真顯露出他的風味。

皎月升出,溫潤的銀光替代了焦焦的烈陽。

翠綠的草原,也變得更深一色。

綠中透藍,襯著天空那茫茫的藍黑,不知此刻有多少的目光投到這漆黑的夜色中,但又不知多少人迷失在這月色之中。

寂靜的夜色下,藏著的是蠱界的陰森恐怖。

但總有明星點點會告訴世人,這世上還藏著光。

因為地麵上也是明星點點,這世上的萬家燈火,便是許多人的夢。

夢鄉中,一個少年正過著自己的人生。

他在那有著大房子,有著許多的朋友,有愛自己的父母,每個人都生活在無拘無束的快樂中,做著自己想做的事。

他也毫不例外,正趴在桌前,細細品味著桌上的煎雞肉。

用刀切下一小塊,放入口中,舌頭一抿,雞肉的鮮嫩頓時便溢散到整個口腔。

嘎吱身旁的椅子被推響。

他疑惑的回過頭,便看見一個人自己坐下。

“你是誰,”少年疑惑道,但細細看了兩眼,便開始驚呼。

“你長得,,好像我啊!”

嗡滄陸猛然驚醒,身上析出一層冷汗。

“成功了?

我真的來到了兩千年前。”

他試著抓緊雙手,眼前的事物讓他感到不真實,但這種肌肉的痠軟感,讓他知道這不是夢。

這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讓他凝望許久,才堪堪回過神來。

“重生到十西歲了”他看著自己刻在床邊的十西道刀痕。

臉色有些欣喜。

部落會在少年們十五歲時舉辦開竅大典,為他們開竅,但滄陸可萬萬不想真等到了十五歲才做行動。

前世的他早就為今天想好了道路,隻需一一執行,便能暢通無阻,他喜歡計劃,他最喜歡的便是走在自己設計的迷宮之中,一切都瞭如指掌,都毫無差錯。

“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