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我在工地的那些年

我在工地的那些年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小宋
  • 更新時間:2024-07-14 08:04:28
我在工地的那些年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活人總不該讓尿憋死。

既然選擇了這一行,那就堅持走下去吧。

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我到網吧搜網上有冇有招收塔吊學徒的資訊,冇想到這一搜還真有。

一個姓楊的老闆在網上發帖招收塔吊學徒,不過工資待遇可真是感人。

第一個月500,第二個月1000,第三個月1500,以此類推,到第六個月3000封頂。

1500我都能接受,可第一個月才500,說出去都丟人……思前想後躊躇了很久,想到自己無處可去,也無事能做,那就做吧,至少先做著看吧。

好在這次是包吃。

工地在江夏,跟楊老闆約好第二天早上6點在工地碰麵。

那天早上下著好大的雨,我清晨5點就搭上了去江夏工地的公交車。

我的全部家當除了這個黑色的手提包,又多了一個水桶,裡麵裝著幾個衣架和拖鞋,另外還有剛發的工資,加上結餘的,有1000多塊。

工地不難找,在江夏大道旁邊。

到站下車,我冇有帶傘。

而大雨卻像是故意在捉弄我,越下越大。

工地宿舍離公交站有將近1000多米的距離,進去的路麵冇有硬化,下著大雨路上都是積水和爛泥巴。

我一隻手提著手提包,一隻手拎著桶,深一腳淺一腳朝工地宿舍走去。

大雨把我身上都澆透了,好在是夏天,不冷。

當我以一個“落湯雞”的形象在工地項目部的會議室裡與楊老闆碰麵的時候,他吃了一驚,“你怎麼不打電話給我?

我去接你啊”。

楊老闆約摸30來歲,大平頭,黑得發亮,有點顯老。

一米六五左右的個頭,瘦長臉,穿著件黑白相間的格子襯衣,下身卻是條西裝短褲。

(他要是鼻子下麵再留一小撮鬍子,那絕對就是個小日本(這是後來小馬說的))我笑說雨太大了,彆把你身上也打濕了。

“這是馬師傅,你今後就跟著馬師傅上班”。

楊老闆說完,我這才發現會議室的大桌子上還躺著個人。

我跟馬師傅打招呼,他坐起來,笑著對我點頭。

馬師傅比我大2歲,瘦,瘦得尖嘴猴腮的那種,不過人品還好,也不刻薄。

他跟楊老闆個頭差不多,他倆站一起時我比對過,他豎起的頭髮高那麼一丟丟。

我說馬師傅把你叫老了,我就叫你小馬吧,他說好。

當麵我們喊楊老闆叫楊總,私底下叫老楊,儘管他才30來歲。

小馬卻習慣叫他“老色匹”。

以前他倆在一個工地上班開塔吊,現在老楊“升級”做老闆了,小馬成了他的“員工”。

小馬閒來無事的時候愛給我講老楊的糗事,說在工地洗澡的時候透過隔板牆上的洞偷看隔壁女浴室,說有次騎電動車在路上碰到個衣著暴露的大胸女,他經過人家旁邊時伸手抓一把大胸就加速跑掉了……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老楊問我以前做過這行冇?

我撒謊說在漢口做了兩個月指揮(其實滿打滿算也就半個月)。

他接著問我,塔吊大臂上那個移動的是什麼?

“小車嘛”,我不假思索回答他。

確定了我不是純小白,楊老闆滿意地笑了。

大雨下到9點多停了,燥熱的太陽也探出了頭。

上班了。

老楊讓我跟小馬上去駕駛室,他在下麵拿對講機指揮。

這是一棟獨特的階梯式的商品房,分ABC三個區,現在做了有七八層了,以前本來有兩個塔吊司機,嫌天天加班太累不乾了。

確實忙,一個塔吊相當於管三個單元樓,小馬從坐上駕駛室的座椅上那一刻起就冇停過。

這個塔吊也比較特殊,都是隔山吊,就是塔吊在樓棟後麵,物料都在樓棟前麵,中間隔著樓棟,吊的東西司機全部都是看不到的。

小馬和老楊確實是老師傅,技術硬。

老楊在對講機裡指揮吊點精確,小馬找定位也又快又準。

其間老楊為了搞氣氛,在指揮的時候故意加上了日本口音,“一檔起鉤的乾活”,“小車往前走的乾活”,“鉤停的乾活”……小馬聽著笑得受不了,“他要是鼻子下麵再留一小撮鬍子,那絕對就是個小日本”。

中間也發生了一個插曲。

我們和彆的工地的對講機頻道重合了,時常我們這邊指揮說話的時候,那邊的聲音就串了進來,他們那邊應該也是,導致兩邊的工作都無法正常進行。

先開始是好好溝通讓對方換頻道,結果都不換,最後變成了罵戰。

那天我算是開了眼界,老楊的罵功之高強就算《九品芝麻官》裡的老鴇過來都要甘拜下風,那氣勢,那語氣,那詞彙量,那下流程度,重新整理了我的三觀。

麵對如此實力懸殊的比賽,對麵慫了,卻依然死鴨子嘴硬不換頻道,罵不贏就不接,隻要我們吊東西說話的時候就出來嗶嗶叭叭罵個不停。

最後老楊說,我們換吧。

忙雖然累,但有個好處——時間過得快。

一晃就到下班了。

早上冇吃飯,肚子早餓了。

饑腸轆轆的我們來到吃飯的廚房一看,立馬就興奮了。

一張大圓桌上大碗小碗擺滿了菜,魚啊,肉啊,湯啊,跟吃席一樣。

老楊說我們以後每天都跟項目部的人一起吃飯。

這個好,吃席爽,天天吃席天天爽。

有肉吃就滿足了,原諒那時候的自己就這麼點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