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乙遊炮灰女配的重開之路

乙遊炮灰女配的重開之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李玉盈
  • 更新時間:2024-07-14 08:04:31
乙遊炮灰女配的重開之路

簡介:穿成乙遊炮灰女配後,被迫無限重開 荊棘血路中一次次記憶回溯,幸有一人陪我踏過萬千泥沼,破解既定之局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乙遊《辭鳳闕》在我的某視頻軟件首頁出現第十次後,我忍無可忍,一怒之下怒了一下,還是點了下載。

無他,三位男主太帥了。

男主之一,蘇烈,少年將軍,赤衣白馬,沙場馳騁,戰力天花板。

男主之一,陸羽和,神官大人,卓然高立,清冷自持,白毛屬性。

男主之一,沈槐卿,內閣首輔,年上腹黑,隱忍偏執,有權謀有手段。

遊戲冇更新多少,營銷卻滿天飛。

罵它的人雖然不少,但挺多的。

首先是該遊氪金多,不氪便卡關,貼心地讓玩家寸步難行;其次劇情似流水賬,男主人設單薄立不住;其三主控形象太過立體,獨立且強大,玩家代入感與戀愛體驗較弱,此處讓玩家又愛又恨。

由以上幾點,多數被男主立繪吸引的玩家都選擇棄遊雲玩。

而我憑藉一顆剛失戀的堅毅內心,熱愛赤石的極端癖好與被炒魷魚後得到的兩千塊錢,苟延殘喘自暴自棄奮不顧身地一路玩了下去,打敗99%的玩家。

在我等更新隻能每天上線領體力的日子,忽然收到遊戲內官方發來的公告,稱由於某些技術原因與資金週轉問題,《辭鳳闕》決定暫時下架,再次上架憑緣分。

後麵附帶一個神秘網址。

我的眼睛瞬間嫋嫋了,本以為它是我的桃花源,冇想到竟是鴻門宴,本以為他們是我的顏如玉,冇想到是薄情郎。

我不甘心!

拿出50倍放大鏡,將這份公告上上下下每個字都來回審查了一遍,最終果然被我發現了端倪,該郵件下有一行極小的字:親愛的玩家“保護好勾子”,請點擊上方網址以獲取穿遊資格。?

……然後我點開了神秘網址,手機中出現了我第一次玩《辭鳳闕》時的首頁介麵,三位男主錯落而立,遊戲名“辭鳳闕”三字漂亮而張揚,下麵是懸浮的小字“點擊進入”,進入後,手機突然爆出一束極強的白光,我下意識用手臂擋住眼睛,卻冇有感到任何不適。

耳邊響起溫柔女聲,“由於您充值金額未達到頂配標準,所以穿越角色隨機分配,穿越時間隨機分配。”

“由於您一年來不離不棄守護阿闕身邊,阿闕被您的執著感動,故不予分配係統,請玩家隨意發揮。”

“請接受您己穿越的現實。”

“希望玩家‘保護好勾子’在《辭鳳闕》中獲得愉快的遊戲體驗!”

草!

我憤憤地把胳膊放下,準備質問遊戲官方。

剛睜開眼睛,嘴唇卻冷不防被一個少年堵住。

我猛地睜大眼,勉強能認出麵前強吻我的這張嘴屬於一個男人,年紀不大,又長又密的睫毛還忽閃忽閃著顫動。

我羞憤欲爽死,狠心向對麵甩了一巴掌。

力度冇有控製好,少年驚喘著倒向紗幔重重的床內。

我這纔看清,自己斜靠在床榻邊,隻著一件裡衣還老肩巨滑香肩半露。

除了那位少年,榻下還跪著一個剝葡萄的,隻是這個葡萄公子著青色,那位著白色。

好嘛,真穿進遊戲裡了?

遊戲外我雖然是個老塞迷,但除了在網絡上發燒,還從來冇有像現在一樣豔福不淺。

不多說,先享受。

我指了指剝葡萄的少年,他會意,笑著將一顆剝好的葡萄塞進我嘴裡,還見縫插針地朝另一個露出揶揄的目光。

另一個也不甘示弱,爬過來輕輕握住我的手,眼神熾熱清澈不似偽飾,“奴知錯了,請娘娘責罰。”

雄競,愛看,多來。

“……錯哪了?”

我麵上平靜倨傲。

等等,等等,娘娘?

而不是殿下?

原來我冇穿進主控身體裡啊,哦,原來我冇穿主控啊。

那我是誰,我想了半天也冇有半點關於這個被叫娘孃的風流人物的印象。

“奴……冒犯了。”

少年咬著牙,紅著臉,下巴低地快要戳進鎖骨。

“下次注意,”我隨意握了握他的手,攏著衣服起身,問道,“什麼時辰了?”

“奴去問問。”

葡萄公子順勢起身走向門邊,挑開門簾一角,屏風掩住他的大半身形。

“碧桃姐姐,室中待了太久忘記了時辰。

歲生想請問姐姐現是什麼時辰呢。”

“申時二刻了,教娘娘起罷,遲些怕趕不上宮宴了。”

門口有姑娘笑著道。

好嘛,還是白日宣淫。

我回眸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年,少年忙道:“奴來伺候娘娘更衣吧。”

我答允,吩咐歲生和碧桃暫且不必過來伺候。

心想現下人越少越好,正方便我將心緒縷縷,這個少年瞧著心思單純,應是個好套話的。

彆人家穿越自帶係統與金手指,而我穿越,美其名曰不受拘束,但這怎麼看怎麼像將我流放了,怎麼看怎麼像魯濱遜在荒島上摸索求生,而現在我要去馴服我的星期五了。

這位星期五公子將我帶進內室,熟練地為我穿衣。

我剛剛掐了自己,不是在做夢,剛剛也打了星期五公子,他摔倒的姿勢很順滑,冇有掉幀。

現代科技也冇有發達到等讓我一睜眼就移步換景的程度,所以我確然是穿遊無疑。

在乙女遊戲中,主控便是我,我便是主控,本朝公主。

在遊戲中我的用戶名為“保護好勾子”,但是角色名卻起了個非常正經的名字“李玽玐”,寓意如玉石一般溫潤清脆的女子。

我最受不了男主們含情脈脈地呼喚我:“玽玐。”

為勞累了一天的我提供了很好的情緒價值。

既然現在我不是她,那她是誰呢,我又是誰呢?

“娘娘姓薛,閨名濯雲。”

星期五公子在身後悉悉索索地為我調整腰身,冷不防忽然出聲。

他在說什麼?!

我震驚地眼球飛轉,腦子卻轉不了一點。

況且這不是我的本名嗎,這個名字是我的這個**絲全身上下最有逼格的一個東西。

難道是因為我玩遊戲的時候開了實名驗證嗎?

星期五無奈輕笑了一聲,繼續道:“娘娘莫怕,奴名明璫,今年十六歲,與歲生一般,都是您不久前從醉夢樓贖回的男妓。”

我不言語,眉頭卻鎖了起來,等著他繼續說。

“您如今二十有二,太子殿下英年早逝,您身為太子妃己為太子守寡五年。

陛下疼您,昭告天下,餘下皇子中誰能得您芳心,便賜予誰儲君之位。”

“可誰知娘娘您,守孝滿後,便流連煙柳聲色之地,大肆豢養麵首,綺麗浮華,令人……難以接近。”

這個角色,我有些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