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乙遊炮灰女配的重開之路 >

第2章 宮廷玉液酒

第2章 宮廷玉液酒

乙遊炮灰女配的重開之路| 作者:李玉盈| 發表時間: 2024-07-10 21:11:49

明璫帶去,怕是惹人閒話。”

歲生耐不住性子,不滿道。

我手指輕勾:“勿多言,上來。”

轎子不大,坐我一個人有餘,兩個人便略顯逼仄。

幸好東宮至含光殿的路程不遠,不然轎子顛簸,他差點坐我腿上。

不等我問他,明璫便自己開口。

“平日裡這些事,娘娘不曾過問,怕是不知長公主昨日便回宮了,您與她幼時交好,如今多年不見,可要好好敘敘舊?”

我團扇輕搖:“那是自然。”

真想見見這女主啊。

“陛下春秋高,儲君之位懸決,三位皇子暗中或許都有動作,娘娘切勿掉以輕心。”

“你倒是個懂事的。”

我舒服地枕在背靠上,換了個姿勢,眯眼威脅道,“不要搞鬼把戲。”

事實上我的戒心大體己消,他才十六歲,有什麼陰謀詭計,他還是個孩子啊,大概率就是個可憐的npc罷了。

入含光殿後,被宮人侍從們前呼後擁著入了座,一時間頗有一種女**絲翻身成為富家千金的暴發戶心態,幸好遊戲外我在矯揉造作一道上頗有造詣,人送外號死壯姐,神態拿捏。

向高居首座的皇帝行禮時,我悄悄瞥了一眼皇帝,好嘛,原來這皇帝是女帝,我承認先前我是受了性彆刻板印象的影響,原來遊戲中也冇告訴我她是女帝啊。

我正因為自己陰暗的內心而羞愧時,女帝忽然對著我慈愛地笑了:“阿雲,朕許久未見你了。

走上前來讓朕仔細瞧瞧。”

我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硬著頭皮走近。

女帝向右側招了招手,示意我看去。

右席首座端然坐著個女子,我一眼便知那是長公主,無他,因為這位簡首就跟遊戲裡長得一模一樣,隻是二次元立繪投射到了三次元,她從一個紙片人變成了一個有血有肉的真人,我無法再代入她,替她做抉擇了。

想著,我便多看了她一會。

她覺察到我的目光,舉起酒盞,鬼迷日眼地迴應我:“瞧我這麼久,愛上我了嗎,嫂子?”

好吧,我突然想起我當時那麼執著地玩《辭鳳闕》的原因之一了,主控的精神狀態太過超前了。

“阿雲,你同盈兒也有十多年未見了,還認得她嗎?”

女帝問我。

什麼嘛,她不叫玽玐嗎。

“你也莫喚她乳名了,她及笄後神官為她新取了名字,李玉盈。

寶金委積,美玉盈堂。

你以後喚她盈兒便可。

再喚她乳名,她要惱的。”

我看著女帝笑得一臉幸福,心裡卻不免惡寒。

公主李玽玐,哦不,李玉盈,八歲時便被陛下送往邊疆,同小將軍蘇烈一同長大,十年來不曾過問一句,如今十八歲方纔下旨召回,她昨日剛入宮,陛下今日慈母樣子便扮的惟妙惟肖。

“盈兒,許久不見。”

我真心實意地向她笑了笑。

“笑得很好,答應我下次可彆這樣笑了噢。”

李玉盈也笑眯眯。

宮女帶我落座左席首位,這是從前太子的位置。

明璫跪坐在我身後,俯身在我耳邊悄悄說話,語氣還有一絲恰到好處的淡淡惋惜:“想來太子殿下不曾同您一同落座過,您嫁過去的第二天,殿下便薨了。”

哦哦,太子是在洞房花燭夜被我折磨致死的嗎?

恐怖如斯。

明璫這一親密的動作,惹得西鄰朝我發射了一些不懷好意的目光。

我抬頭瞧見,李玉盈轉著酒杯,遙遙朝我一敬。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