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咒回:我隻是個控製

咒回:我隻是個控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夏油傑
  • 更新時間:2024-07-14 08:04:15
咒回:我隻是個控製

簡介:在這個危險重重的世界中,在這個滿是悲劇與死亡的世界中 清野山涼這麼從未出現在原世界的一抹暗金,能否成為這裡的救贖? “傑,想去就去做吧,這個世界確實很灰暗,但是這本《刑法》寫的很好,你要看嗎?” “悟,小心一點啊,注意休息吧 反轉術式也不是萬能的” “硝子,那群高層又為難你了嗎?” 清野山涼慣用他一派溫潤的外表去糊弄其他人,但心底的那一抹柔軟毫無底線的包容他的摯友們 “清野?跟那兩個人渣不一樣,希望不要成為那兩個人渣 ”家入醫生吸了口煙 “你說山涼那個傢夥?他不太適合咒術界啦,太優柔寡斷了 ”現代五條家族評價道 “山涼君?是一個很溫暖的人 ”盤星教教主笑眯眯的說 而那些被封禁的人:“?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自割腿肉的產物,作者玻璃心 文筆小白,主角cp待定 偏日常,不是很會寫打鬥類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呀!

清野君,你的手怎麼了!”

昨天跟清野山涼表白的少女看著打著石膏的人,不由得擔憂萬分。

清野山涼單肩挎著書包,笑著點頭示意:“冇什麼,不小心摔了一下。”

說完,又很有禮貌的道謝:“謝謝,麻見同學關心。”

麻見優紀羞澀的笑了笑,隻留下一袋早餐,便蹦蹦噠噠的走了,連雙馬尾都在空中甩出愉悅的弧度。

‘男神和我說話了,男神叫我姓了,好開心!

’這是她的真實想法。

這樣的慰問方式一路展開……當他終於在自己的座位下坐下時,前桌的望川田中又跳了出來。

“山涼君,你的手怎麼了?

不會是被人打斷了吧?”

他的態度比任何一次都要激烈,語氣也比平時衝了很多。

望川田中,現在一副熬了好久夜的樣子,眼眶凹陷,眼球佈滿血絲,他說出的話也越發惹人惱火。

他將目光緩緩的移到了那一袋早餐上麵。

“山涼君,你現在是和麻見優紀在一起了嗎?

哈,你運氣真好!”

清野山涼冇有回一句話,他幾乎是冷眼看著望川田中肩膀上的怪物越發壯大,它揮舞著自己的軀乾,氣息也更上一層。

班上己經有不少人注意到了這一幕,他們的目光毫無顧忌的打量著這方角落,嘴中的細語極大的刺激到望川田中。

他的語氣也越發癲狂,眼睛更是充血發紅。

“你為什麼什麼都很優秀,你不是個孤兒嗎?”

他猛地站起,一把拽住了清野山涼的衣領,“憑什麼?

你憑什麼這麼受歡迎啊?!”

清野山涼也站得起來,縱使才十五六歲的年紀,但身量比同齡人都高出一截。

他還是什麼都冇說,隻是緩緩伸手在望川田中的肩膀上拍了兩下,力道極大。

在他的視野中,那隻怪物被拍的扁扁一坨,隨後又不留痕跡的在望川田中的衣服上擦了兩下。

“你這樣說我很傷心啊,望川同學,不過你言語人身攻擊我,下次注意一點。”

清野山涼迫使忘川田中鬆開手,暗金色的眸子在某一瞬變為金黃色,又迅速暗淡下來。

“我們小懲大誡好不好?”

他一副好說話的樣子,但眼底的漠然卻使望川田中一個寒戰。

“希望你能支付出今天所需的代價喔。”

很輕,帶著笑的聲音施施然的在忘川田中耳旁炸開,內容令人捉摸不透。

“你…你要乾什麼?”

望川田中混沌的腦子終於閃過一絲清明。

“不乾什麼,畢竟疑罪從無嘛~”清野山涼眨眨眼睛,臉上還是溫文儒雅的模樣。

“清野同學,老師找你去辦公室,說有人找!”

“好的,馬上來!”

清野山涼揚聲答一句,他轉頭看了眼望川田中。

這個眼神一下子讓望川田中從混沌中清醒過來,冷汗出了一身,現在腦子裡滿是清野山涼所說的代價。

*“老師,請問——”清野山涼很有禮貌的叩開了辦公室的門,還想說些什麼,就被一道低沉的男聲打斷了。

“是清野山涼嗎?”

“我是。”

清野山涼點了點頭,打量著眼前這個酷似黑老大的人,身高約估兩米,戴著眼墨鏡看不出神情,隻覺得這個人長得好凶。

“那麼,清野同學請和我來一下。”

夜蛾正道同時也在觀察眼前這個少年,看著就很有禮貌的樣子,比那兩個問題兒童要好多了。

清野山涼有些摸不著頭腦的,跟夜蛾正道走了,他總有種預感,也許眼前這個黑老大是他開啟新人生的引路人。

“那天,在小巷是你拔除的咒靈嗎?”

“ 咒靈?”

“就是那些怪物。”

清野山涼麪露思索:‘原來那些辣眼睛的東西叫咒靈麼?

’他嘗試組織措辭:“是的,如果您是指那些怪物消散的話,是這樣的。”

“你願意來東京咒術高專嗎?”

夜蛾正道向你發起組隊邀請,是否接受?

清野山涼選擇點看組隊詳情頁。

他大致詢問了東京咒術高專和咒術界的情況。

在瞭解後,他選擇了接受。

畢竟包吃包住,免學費還給工資,這件事真的很讓人心動嘛~清野山涼滿意的看著一派的好待遇,全然忘了“全年無休”“007”的兩個字,但是他很快就會意識到的。

他從一個無人接受他的地獄,轉進了一個有同伴相伴的地獄。

“希望這個地獄能讓我發自內心的快樂吧。”

清野山涼半闔著眼,輕聲說出他的希望。